Route119@Tainan::南119線

官田區官田里到大內區頭社里間的市道,住了許多藝術創作家。

Gallery::南119線鄉民展

超強自發功──南119線鄉民展Super Spontaneous Chi:A Route 119 South Villagers’ Exhibition
展期 |2020.12.05 – 2021.01.17
開幕 |2020.12.05 (Sat.) 15:00
地點 |大新美術館(台南市西門路四段110巷6號)
策展人|許遠達
藝術家|徐永旭、林秀娘、方偉文、詹士泰、余宗杰、吳孟璋、梁任宏、林煌迪、林鴻文、徐美月、樊烱烈、王福東(依工作室地點由北至南排序)

《超強自發功》(以下簡稱《超強》)是一個散居於南119線附近藝術家的作伙展,南119線是台南市連結官田區官田里到大內區頭社里間的市道路,展出藝術家多數遷居於此線附近。當然,沿線的藝術家數量不僅如此,只是展出的大部分是三不五時行踏作伙的鄉民,這個展覽是個初步的引子,是南方藝術之村的出道,名為「南119線」。

《超強》展的是不僅是作品,更是關於對生活與創作的態度。「自發功」是2013年左右,這群藝術鄉民潛心討論、練習的氣功。「自發功」有許多功法,理論各有不同,但氣功的練功者不需特別學習特定招式,在一段放鬆身體後,身體就會啟動自體的能量,並接通自然環境外在的能量,自然而然的形成動功,使身體自主產生運動,達到保健身心的狀態。總的來說,是人的內在與環境外在的連結與探索。雖然,隨著時間的流逝,「自發功」的修習在鄉民間也逐漸地還諸自然,但是援以「自發功」作為基本概念,展現鄉民的自我觀看,對於自我內在的摸索與外在自然的探尋,亦不失為脫離理性知識找尋身體性的一種方法。因為是鄉民展,因此以鄉民居住地理由北而南的排列作為空間上的理解,展出藝術家依序為徐永旭、林秀娘、方偉文、詹士泰、余宗杰、吳孟璋、梁任宏、林煌迪、林鴻文、徐美月、樊烱烈及王福東。

自觀與自然 居住在自然,視覺經驗雖地形地貌數年來如一日,但自然節氣更迭,於是自然也逐漸沉靜內觀。如同自發功,作品有著來自藝術家對大自然大周天的觀照,春夏秋冬二十四節氣,也有著自身小周天的身體自動內在為觀,因此作品有關於自然的觀照,也有著歷史記憶、文化記憶、自我記憶、身體感與材料間的關係,是對生命的浪漫。

南119線生活是新曆與農民曆間的轉換。「大家見面聊的,不是藝術,是割草、整樹!」林鴻文說,也就是說在這裡藝術是自然的,關於自然的觀察與體會,是跟著氣候二十四節氣轉換的,有著萬物的律動,是草的生長期,下個幾天雨你就有著割不完的草,不同時節不同的花奮力的妖嬌,時令到了就有吃不完的芒果、蔬菜,還得四處分送左鄰右舍,大自然推著你感知。「我每年都要修剪一次樹,不然颱風一來就倒給你看。」資深鄉民王福東嘆著氣,語氣間卻透露著些許對木已成林的得意。環境的生命與韻律自然地滲進了作品,造形自然成形。梁任宏說住在大內,被大自然圍抱,慢慢地觀注對生命與自然中無法以視覺觀之的能量,因此,作品就逐漸地視覺化這些自然能。站在他多肉還有許多稀珍植物構成的奇幻造型植物庭園裡,空間有著魔幻感,像是在日常裡被切開的縫隙那樣存在著。方偉文說:「住在這裡日落之後就是永恆了。」彷彿所有人都睡了,只有自然的聲響,而一陣子植物增長了造型告知時間。也因此,在緩慢的時間推移中,闇夜彷彿永恆,作品自然地就朝向自觀,觀看自己的記憶與生命經歷。

「南119線」藝術家的創作有一個特色,那就是大部分都從事立體創作,無論是泥土材質、石材、鋼鐵或是複合媒材,簡單來說,都是粗重活,都是舞刀舞槍的機器活。大多需要大型的空間製作,而鄉下土地的價格對這群藝術家來說是有辦法負擔的;有時也因為製作時的聲響擾人,因此自我隔離於鄉野。沒有太多的預算,卻需要大的空間製作堆放作品,因此,鄉野就成了首選。這樣的前提下,除了少數的平面繪畫型態外,「南119線」整體鄉民們的創作多為立體造形。因為個性上、愛好自然與居住後深受影響的關係,鄉民們創作內容各異,但大致上比較少社會議題性的方向作品,大多與自然有機造形、自然力與能量、內觀記憶探索有關。「南119線」的藝術部落的成形是自然的過濾,喜愛鄉野的人、需要空間人自然的聚合,自發魅力,自然發功。 文|策展人許遠達(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史學系助理教授)